<p id="ngxxx"><strong id="ngxxx"></strong></p>
      <p id="ngxxx"><strong id="ngxxx"><xmp id="ngxxx"></xmp></strong></p>
      2023年05月25日
      第03版:特別報道 PDF版

      開國少將王其梅:征戰豫東留英名(二)

      記者 王錦春 王吉城

      太康聚臺崗舊址原貌。1941年7月,水東黨政軍機關在王其梅的帶領下,進駐聚臺崗村,建立水上抗日根據地

      核心閱讀

      王其梅,開國少將??谷諔馉?、解放戰爭時期,長期征戰豫東。后任十八軍副政委,率先遣支隊進入西藏。在他革命生涯中,留下了“三違父命”“四下水東”“長期建藏”等動人故事。

      精心組織 迎接會師

      1938年10月,西華縣杜崗村發生了一起載入史冊的大事件。

      1938年9月底,彭雪楓、張震等率領373人的抗日武裝從確山縣竹溝鎮(當時河南省委所在地)出發,10月8日來到杜崗村,與吳芝圃領導的豫東抗日游擊第三支隊、肖望東領導的抗日先遣大隊3支隊伍勝利會師。11日,召開新四軍游擊支隊成立大會,彭雪楓部、吳芝圃部、肖望東部3支隊伍合編為新四軍游擊支隊,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留在當地堅持抗日斗爭。

      為迎接彭雪楓的到來,豫東特委和西華縣委精心組織,派宣傳隊到各村演講、張貼標語。由于宣傳深入人心,彭雪楓率部赴西華這件事成為干部戰士議論的中心話題。彭雪楓率部進入西華境內,每到一處,都有縣區干部迎接,群眾給部隊送去肉類、粉條、軍糧等慰問品。

      王其梅是地方黨組織的書記,又是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政治部主任,既要動員、發動群眾支持新四軍,又要做好自衛軍戰士的思想政治工作。杜崗會師期間,他忙前忙后、夜以繼日地工作。杜崗會師后,王其梅參加了在杜崗村東南角打麥場上舉行的杜崗會師慶祝大會,不久又參加了新四軍游擊支隊在西華縣城隆重召開的東征誓師大會。

      代理書記 主政豫東

      10月10日,彭雪楓、吳芝圃等在西華縣城主持召開了豫東特委擴大會議,研究鞏固和擴大武裝、進一步加強黨的領導、開展豫東游擊戰爭等問題。同時,成立新的中共豫東特委,吳芝圃任書記,王其梅等9人為委員。因吳芝圃要率領部隊東進,決定吳芝圃不在時由王其梅代理豫東特委書記。

      新四軍游擊支隊就要東征了,彭雪楓司令員與王其梅進行了一次告別談心:“游擊隊渡河東征后,你這個代理特委書記的擔子不輕啊,既要做好黨的工作,又要同楚縣長合作好,為鞏固和發展西華抗日根據地繼續努力工作。有你作堅實后盾,我們東征部隊就沒有后顧之憂了?!?/p>

      王其梅同楚博縣長一道積極組織動員船工為游擊支隊渡過新黃河做準備。10月24日一大早,王其梅便早早趕到聶堆渡口,動員群眾,檢查船只,為即將出征的游擊支隊戰士壯行。

      新四軍游擊支隊東渡新黃河,西華軍民贈送糧食3萬多斤,現金2萬多元(大洋),棉軍衣、軍鞋一批,從各方面大力支援了新四軍深入敵后抗戰。

      豫東特委書記吳芝圃隨游擊支隊東征后,王其梅主持豫東特委全面工作,率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挺進前線打擊日偽軍,打開了抗戰新局面。 夜襲雙樓寨,就是王其梅指揮的一場戰斗。

      夜襲雙樓 打出威風

      1939年農歷正月初,曾把女兒嫁給日本人的漢奸司令張亮宏趁淮陽抗日游擊隊到西華陳寨集訓休整的機會,帶著日偽軍近百人,進駐淮陽安嶺薛孟村附近的雙樓寨,橫行鄉里,殘害百姓。日偽軍的罪行激起淮陽抗日游擊隊戰士的復仇怒火,個個摩拳擦掌,要求出兵消滅這股敵人,救出老百姓。然而,游擊隊剛剛成立,人少武器差,難以勝任。

      游擊隊司令員薛樸若只有向豫東特委王其梅求助,要求替百姓報仇。于是,王其梅便帶領一個營的兵力和淮陽抗日游擊隊會合,經與薛樸若等人研究后決定夜襲雙樓寨。

      正月初九深夜,部隊在王其梅、薛樸若等人帶領下,從駐地西華縣東寨出發進入淮陽縣境,經過幾小時的疾走到了潘莊村。隊伍短暫歇息后,按預定方案兵分四路向雙樓寨進發。按王其梅指示,一隊百余人,到雙樓東寨門外埋伏,圍剿突圍之敵,阻擊淮陽城內援敵;二隊百余人攻打雙樓寨西門;三隊由王其梅、薛樸若率50多人從北面拿下崗哨,翻越寨墻進寨;四隊30多人在薛孟村南埋伏。

      游擊隊員從北面攻寨的云梯靠近寨墻時,王其梅親自指揮。頓時,寨內殺聲、槍聲響成一片,敵人亂作一團、四處逃竄。大漢奸張亮宏聽到槍聲如夢初醒,像老鼠一樣鉆進了紅薯窖中。因淮陽日軍增援,游擊隊員沒來得及仔細搜查,張亮宏才保住狗命。這次戰斗,在王其梅等人的出色指揮下,不僅救出被抓去的群眾,還斃敵十余人,俘虜偽軍13人,繳獲長短槍數十支。遭到抗日軍民毫不留情的打擊后,當地日偽軍老實了許多。

      潛回西華 再組部隊

      西華的抗日救亡運動和武裝斗爭如火如荼,國民黨頑固派如坐針氈,企圖吃掉西華部隊,消除共產黨在豫東的影響。

      國民黨當局于1938年12月撤換了與豫東特委有統戰關系、支持抗日的第七區專員劉莪青,改由思想反動的劉莊甫接任,同時令西華縣長、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司令員楚博前往洛陽述職并扣押,接著下令改編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為第一戰區自衛軍第七路。

      面對嚴峻的形勢,以王其梅為首的豫東特委研究后認為,大敵當前,在國共通力合作、一致抗日期間,必須維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同時堅持獨立自主原則,保留黨對這支隊伍的領導權。經中共河南省委批準,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接受了國民黨第一戰區自衛軍第七路的番號。1939年春,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改編為第一戰區自衛軍第七路,先是龐國均任司令,不久劉莊甫接任。于是,國共兩黨對西華部隊的控制與反控制斗爭日益激烈。

      為加強對西華部隊的控制,1939年5月,國民黨借口周口地段河防吃緊,下令自衛軍第七路駐防周口,陰謀調離部隊離開西華。

      王其梅等人認為,部隊駐防周口,可擴大抗日救亡范圍和影響,而且可通過與劉莊甫針鋒相對的斗爭,結成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經報上級批準,部隊移防周口。

      劉莊甫非常反動。在西華人民抗日自衛軍接受改編后,他經常親自或派特務到部隊刺探軍情,還經常在星期一召開的排以上軍官會、星期六召開的全體官兵會上,發表反共言論。于是,王其梅對他的反動思想進行堅決斗爭。凡劉莊甫講一次話,他就及時反駁,一次次挫敗他的陰謀,部隊在劉莊甫眼皮底下照常進行政治教育和抗日救亡宣傳。

      劉莊甫認定王其梅是共產黨員,遂以調往洛陽受訓為名,企圖將他軟禁扣押。

      王其梅拒絕到洛陽受訓,只得返回西華。王其梅返回西華后即遭國民黨通緝,他被迫辭職。

      在返回西華潛伏期間,王其梅在西華縣城西北的寇寨舉辦了黨員訓練班。此后,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在侯香山等人幫助下,又組建了一個大隊的西華縣抗日武裝,下轄兩個中隊,有近200支槍,王其梅任大隊長。

      為繼續領導豫東特委對敵斗爭,1939年7月,河南省委派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向明兼任豫東特委書記。向明到達豫東后,王其梅協助向明堅決貫徹執行中共中央關于“堅持抗戰、反對投降,堅持團結、反對分裂,堅持進步、反對倒退”的基本方針,針對國民黨一系列反共摩擦,做了大量工作。

      但是,國民黨為達到吃掉西華抗日部隊目的,多次調抗日自衛軍第七路去舞陽“整訓”。由于部隊已被黨組織控制,1939年12月中旬,抗日自衛軍第七路到達豫皖蘇根據地,與彭雪楓的新四軍第六支隊會合,改編為第六支隊第二總隊。

      根據豫東特委突圍東進的安排,1939年11月,王其梅率領他新組建的西華部隊首先東渡黃河,開往睢杞太地區進行抗日游擊戰爭。

      二下水東 彰顯黨性

      1938年10月后,為開辟豫皖蘇邊區,睢杞太地區吳芝圃的抗日武裝與彭雪楓部整編東進抗日后,僅留馬慶華率200余人留在睢杞太地區繼續斗爭,并重建睢杞太黨組織。

      1939年4月,新四軍游擊支隊指派馬慶華任睢杞太特委書記。當時斗爭十分慘烈。8月5日,馬慶華率睢杞太獨立大隊在杞縣傅集鎮宋莊(現為宋劉莊)伏擊日寇。在掩護最后幾名戰士撤出戰斗時,馬慶華不幸被流彈擊中,壯烈犧牲,時年25歲。

      根據斗爭形勢需要,同時為統一領導整編水東地區抗日武裝,1939年11月,韓達生被任命為睢杞太特委書記。隨后的1940年1月,由睢杞太獨立大隊、王其梅率領的西華部隊、孟海若率領的部隊組建了新四軍第六支隊睢杞太獨立團,藍僑任團長兼政委。

      在此次整編中,王其梅率領的西華部隊編為睢杞太獨立團三營,王其梅任營長兼教導員。

      王其梅由豫東地區的主要負責人降為了一般干部,但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能上能下,毫無怨言,充分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堅定的組織觀念和崇高的黨性原則。

      王其梅率領他組建的抗日武裝挺進水東后,與當地抗日武裝配合,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游擊根據地的斗爭。

      這是王其梅率部二下水東。

      5月間,日寇在偽軍的配合下,向睢杞太獨立團駐地進犯。戰斗打響后,在團長藍僑指揮下,王其梅率三營協同二營向敵人發起攻擊。王其梅荷槍沖鋒在陣前指揮戰斗。經過兩個多小時激戰,將敵人打回睢縣老巢,擊斃日寇小隊長以下二十余人、偽軍數人。次日,部隊轉移至太康縣門樓張村宿營。由于消息封鎖不嚴,走漏了風聲,敵人出動1000多人、汽車數十輛,分四路向門樓張村合圍。關鍵時刻,王其梅命令二連連長:“你們快撤,我掩護?!鼻≡诖藭r,天降暴雨,敵人烏龜一樣躲在汽車里,王其梅等人趁機突圍。

      戰斗中,經常與敵短兵相接對王其梅來說不過尋常事而已。

      1940年9月的一天,獨立團在官莊西萬彩嶺召開大會,駐通許日寇突然來襲,向村中開炮,會場頓時慌亂起來。藍僑說:“我組織與會干部、群眾疏散,部隊由三營營長王其梅指揮突圍?!彪S后,王其梅高喊:“大家不要驚慌,我代表團黨委命令,二營出南門向西突圍,一營出南門向東南突圍,團直屬部隊跟隨前進,三營就地阻擊敵人?!彼喍逃辛Φ脑?,穩住了部隊。接著,他指揮三營就地占領陣地,準備阻擊敵人,掩護一、二營突圍。此時,因天色已晚,日寇未敢進村,開了幾炮就走了,使全團安然應付了一場危機,有驚無險。

      11月,河面已經結冰,國民黨81師突然在太康馬屯包圍了獨立團。藍僑下令突圍,命一、二營在前,三營殿后。但突圍路上都是水,要突圍出去必須涉水10余里。因此,部隊有些猶豫,不敢下水。王其梅見狀,挺身而出說:“我愿效前驅,讓一、二營跟進?!闭f罷,脫下棉衣,率先跳入水中,引導部隊突出了重圍。

      由于王其梅處處率先垂范,又指揮有方,三營無論是協同作戰還是單獨作戰,都表現得異常突出,就連一向性情比較高傲的二營營長孟海若,也豎起大拇指稱贊他“文武全才,當團長都綽綽有余,我自愧不如!”

      三下水東 挽救危局

      1941年1月,蔣介石集團制造“皖南事變”,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駐在黃泛區的國民黨頑軍八十一師偷襲睢杞太獨立團,造成我人員傷亡。

      根據中央指示和革命形勢,為適應斗爭需要,豫皖蘇邊區黨委將睢杞太地區劃為游擊區。睢杞太獨立團除留一營二連、二營四連堅持斗爭外,其余全部東進豫皖蘇邊區充實部隊主力。2月,睢杞太獨立團編為新四軍第四師十一旅第三十三團,王其梅升任團政治委員。

      睢杞太獨立團主力東進豫皖蘇區后,國民黨八十一師在地方頑匪勢力配合下,瘋狂向抗日軍民進攻,日軍也乘機“掃蕩”。留在睢杞太地區打游擊的一營營長王廣文和二營教導員馬玉堂帶著兩個連損失嚴重、孤立無援,斗爭形勢異常嚴峻。睢杞太地委書記韓達生慘遭敵人殺害。

      水東地區面臨著抗戰以來最艱難困苦的局面。

      1941年2月,薛樸若率淮陽游擊隊300余人來到睢杞太。3月,在杞縣申紀村召開了睢杞太地委擴大會議,決定重建水東地委和水東獨立團,馬玉堂任團長兼政委、王廣文任副團長兼二營營長、馬一鳴任政治處主任,轄兩個營,共計600余人。因為部隊活動范圍擴大到淮陽、西華、寧陵、柘城等水東地區,遠遠超出睢杞太3縣的范圍,且重建的獨立團里淮陽武裝占了相當部分,故冠名“水東”。

      豫皖蘇邊區和新四軍四師鑒于水東地區的嚴重情況,于1941年5月派王其梅赴水東地區主持全面工作,建立水東黨政軍委員會,任書記兼水東獨立團政委,以挽救危局。

      此為王其梅三下水東。

      王其梅再返水東時,化裝而行,只帶了隨員兩三個人。而此時,水東我黨武裝僅有600來人,等待他的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一到水東,王其梅傳達了上級關于敵后斗爭的一系列指示,開展了糾正單純軍事觀點和流寇主義的教育,使廣大指戰員有了明確的斗爭方向;迅速整頓了領導機構,建立了水東黨政軍委員會,王其梅任書記;重建獨立團,馬玉堂任團長,王其梅兼政委,王廣文任副團長。通過各種方式鼓舞士氣,戰士們個個精神煥發、斗志昂揚,同時也重新調動起廣大群眾的抗日積極性。隨后,他們便同瘋狂“掃蕩”的敵人展開了激戰,打開了水東地區抗日斗爭的新局面,瀕臨失守的水東抗日根據地有了新的轉機。

      1941年7月,王其梅率領獨立團在杞縣南寨與敵激戰,右手中彈受傷,血流如注。警衛員央求他下火線包扎,他執意不肯,仍然指揮戰斗,鮮血染紅了衣袖。警衛員看他流血過多,強拉他下去,他發火說:“再拉我槍斃你!戰斗這么緊張,我怎么能受點傷就離開!”戰斗結束后,衛生員看到他的傷口流血不止,便小心翼翼地為他清理包扎。王其梅當時痛得滿臉是汗,但一聲不吭,連在場的醫務人員都對他由衷地贊嘆。為此,不少人都戲將他和“刮骨療毒”的關公相比較。

      王其梅負傷后,又患了瘧疾。一天,他在鄭寨主持召開在鄭寨戰斗中犧牲的烈士追悼會,日軍8輛汽車掃蕩鄭寨,王其梅抱病帶傷指揮戰斗。戰士們看到首長抱病帶傷還在指揮,個個沖鋒在前、英勇殺敵。經過激戰,裝備精良的敵人被打得大敗而逃。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消除了敵人散布的“新四軍已被消滅完了”的謠言,打掉了敵、偽、頑、匪的囂張氣焰,水東斗爭形勢大大好轉,獨立團由200人發展到700人,各縣地方武裝也有了起色。

      聚臺崗村 建根據地

      王其梅在水東地區戰斗過,有膽有識、能打仗、善指揮,尤其是他的大局意識、開拓精神和組織領導能力,更令人由衷地嘆服。

      當時,由于忽視抗日根據地建設,部隊和黨政機關一直處于游擊狀態。水東地區黨組織還不健全,有的還沒有恢復活動;部隊需要擴軍、訓練,十分需要有塊安定的根據地。

      針對這種情況,王其梅和水東黨政軍委員會決定,加強政權建設,尋找穩定的根據地,目標就選在了太康縣的聚臺崗村。

      聚臺崗村位于縣城西北部,隸屬高賢鄉,與杞縣相鄰,周圍是一望無際的黃泛區。聚臺崗村地勢較高,當年黃河泛濫時未被淹沒,四面環水,形成抗戰天然屏障。村東與高賢鄉駐扎的偽軍隔水相望,地勢易守難攻。

      1941年7月,水東黨政軍機關在王其梅的帶領下進駐聚臺崗村,建立水上抗日根據地,在此工作一年有余。一年多來,水東黨政軍機關傳達黨中央、毛主席關于敵后斗爭的一系列指示,加強部隊訓練,開辦黨員培訓班、青年抗日訓練班、船民訓練班,建立修械所、被服廠、后方醫院等。此外,還成立水東地區政權——水東聯防辦事處,這標志著水東抗日根據地走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聚臺崗地勢險要,素有“水上寶島”之稱。在抗日環境中離不開船只,于是,水東獨立團領導群眾打造和購買船只十幾艘,由五六十名船員組成一支運輸船隊,每船有四至五名船員和一名船長。船隊為突擊敵人、轉移部隊、接送糧草、護送情報立下了汗馬功勞。

      1941年深秋,水東地下黨組織為根據地集資一部分糧食,暗暗地存放在高賢集南門里一戶農民家中。情報送到聚臺崗后,王其梅召集領導開會研究部署接運方案,并趁機拔掉日偽設在高賢的據點。當晚,船隊分成兩支出發,一支由王其梅指揮。三更后,王其梅率部隊攻打北門,此時南門也響起槍聲。北門被攻破后,部隊與日偽軍交火。南門將士也沖入街中,南北夾擊,日偽軍一片混亂。激戰中,日偽死傷數人,下余不敢再戰,逃回駐太康縣的日偽老巢。拔掉高賢日偽據點后,天已拂曉,兩支船隊載著糧食和戰利品勝利歸來。

      高賢日偽據點被拔掉,駐在太康的日軍更為惱火,就派大批日偽軍,帶兩艘汽劃子船向我根據地開來。這時,我軍吹響號角,讓群眾隱蔽起來,嚴陣以待。王其梅和幾位主要領導拿著望遠鏡,站在高處指揮戰斗。日偽汽劃子船分別向村南、村北兩個方向開來。剛到射擊圈,王其梅命令開火。南臺上的土槍炮就從城垛中噴射,一連數炮。日偽見狀,調頭就跑。開往村北的日偽船只,被北崗上隱蔽的戰士用迫擊炮打得團團轉。日偽兩船聯系后,朝村東開來。村東中間處是一片一里多長的蘆葦蕩。日偽想借蘆葦蕩掩護,結果遭到猛烈襲擊,只得調頭而逃……一時間,聚臺崗水上根據地成為水東攻不破的堡壘。

      鑒于水東地區距離當時洪澤湖畔的新四軍第四師有千里之遙,而距八路軍冀魯豫軍區較近。1941年年中,水東獨立團副團長王廣文、政治處主任馬一鳴北上冀魯豫邊區,向冀魯豫軍區建議,水東獨立團改由八路軍領導。1941年12月,王其梅又親自和王廣文等人突破隴海鐵路封鎖線,向八路軍冀魯豫軍區司令員楊得志、政委蘇振華匯報工作。

      1941年12月,中央軍委決定:水東地區暫歸八路軍冀魯豫區代管。1942年12月,正式劃歸冀魯豫區領導。

      王其梅從冀魯豫回到水東后,根據上級指示精神,和新任獨立團團長林耀斌先后率部開辟了杞通、杞北地區,不但打通了與冀魯豫邊區的交通線,而且和杞南連成一片,擴大了根據地,直接威脅到了日軍控制的中原重鎮開封。

      聚臺崗也是我黨我軍唯一既有新四軍番號又有八路軍番號的抗日根據地。 水東抗日根據地的不斷擴大、各級機構的建立,面臨著干部缺乏的問題。1942年4月,王其梅開辦了水東“抗日中學”,任校長并親自授課??谷罩袑W盡管面積狹小、校舍簡陋、設施匱乏,但為根據地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大批有志青年在這里接受黨組織培養,成長為根據地黨政軍機關的骨干力量,有的還被送到延安抗大。

      在聚臺崗一年零兩個月,王其梅率領獨立團在人少力弱的情況下,利用聚臺崗天然獨特的環境,贏得了生存養息的時間,發展壯大了自己,在險惡的形勢下站住了腳,徹底扭轉了水東地區的被動局面,度過了抗日戰爭中最艱難的時期。

      軍政雙全 能打善戰

      1942年9月,在日偽軍對水東抗日根據地多次“掃蕩”的同時,國民黨也組織數千人對水東黨政軍機關偷襲。王其梅被迫率部撤出聚臺崗,轉移到杞縣北部。

      一次得逞更加肆無忌憚,國民黨軍繼續多次襲擊水東抗日武裝。于是,水東獨立團調整作戰部署,開始反擊,于10月奪回被頑軍占領的全部地區,解放村莊2000多個,根據地發展到4800多平方公里,解放區人口達60多萬,鞏固擴大了抗日根據地。

      王其梅率部戰斗在水東,能打善戰。敵偽頑一聽到王其梅的名字、一說王其梅部隊來了就心驚膽戰;根據地的群眾一見我軍到來,便扶老攜幼相迎,人心大快。水東獨立團打出了威風、提高了士氣,敵人聞風喪膽,我軍所向披靡。

      王其梅和水東地區軍民同甘共苦。當時,組織上根據工作需要,配給王其梅一匹小黃馬,但他從來不騎,而是在行軍時讓它為部隊馱干糧、武器,或讓病號、彩號騎。沒糧吃時,他和戰士們一起吃紅薯葉、菜葉,還說“飽時肉是膩的,餓時糠也是甜的”。冬季部隊行軍夜營時,他總是把自己的被子讓給病號或傷員蓋,自己和戰士一塊到牲口棚里的草窩一鉆,便呼呼睡起來……凡此種種,也都產生了重大影響,進一步增強了干群關系、軍民關系,鼓舞了士氣,提高了戰斗力。

      在王其梅的率領下,1942年年底,隊伍發展壯大,活動區域也由當初睢杞太3縣交界的幾個小村莊擴展到連成一片的杞北、杞南和杞通(許)。為適應形勢的發展,他又開始在水東建立地、縣、區各級政權。

      王其梅在這段單獨領導水東的斗爭中,把我黨我軍創建根據地的經驗,創造性地與抗戰時期水東的情況和黨的政策相結合,使水東地區從一個不太穩定的抗日游擊區過渡成為一個比較鞏固的抗日民主根據地,他是頗具開拓精神的。從此,在人們的心目中,王其梅成為一位軍政雙全、能單獨支撐一個地區局面的黨的領導干部。

      水東抗日根據地的鞏固和發展,充分發揮了華北和華中交通聯絡的橋梁作用。1943年,冀魯豫軍區領導人在向上級匯報工作的電報中曾對王其梅在水東的工作給予很高評價:“王堅持水東斗爭有很大成績,是黨的好干部?!雹?8

      2023-05-25 記者 王錦春 王吉城 1 1 周口日報 content_202390.html 1 開國少將王其梅:征戰豫東留英名(二) /enpproperty-->
      久久久无码国精品无码三区三区,国产精品成人久久久久,亚洲福利精品久久久久91,看国产精品美女黄片
        <p id="ngxxx"><strong id="ngxxx"></strong></p>
          <p id="ngxxx"><strong id="ngxxx"><xmp id="ngxxx"></xmp></strong></p>